厦门老年大学

老年教育课堂延伸理论初探 来源:厦门市思明区老年大学 作者:黄克歧 时间:2014年05月14日 00:00

  (本文获得2014年福建省老年教育理论研讨会优秀论文二等奖)

厦门市思明区老年大学 黄克歧

摘要:老年教育创建“第二课堂”的尝试以及开展“第三课堂”与社会联姻的教学实践,实际上是一种课堂延伸教学的理论。笔者认为,传统意义上的课堂是老年素质教育的主要阵地,老年教育的“第二课堂”、“第三课堂”使教学实践有效地延伸,得到提升的是知识智慧的闪光,学习兴趣的高涨,学习成果的展示。课堂教学延伸的最终目的是使老年教育融入社会,提升老年人美化生命体验实现自我的人生价值。

关键词:课堂延伸  素质教育  教学实践  融入社会

作为终身教育组成部分的老年教育,在其不长的教学实践中不断总结和提高教学模式的创新和完善,老年大学在教学实践中摸索出创建“第二课堂”的尝试,福建省老年大学创办专业学会的探索,以及相当数量的省市老年大学开展“第三课堂”与社会联姻的教学实践,都是我国老年教育教学的可贵探索。国内外的教育理论,早已论及这种将教学与社会联姻的重要性。笔者认为,这种扩大和延伸课堂教学的探索,实际上是一种课堂延伸教学理论的实践版本。我们厦门市思明区老年大学的教学实践,充分证明了这种理论的可行性,并在实践中摸索出课堂延伸教学理论的规律。

一、老年教育的特殊性形成了课堂延伸理论

(一)课堂延伸教学理论之源流

人的存在体现着深刻的历史文化内涵,而教育是这种历史文化积淀遗传的中介。教育从人类诞生之日起,就成为了一种生存技能知识代代相传的手段。自文明社会以来,也就形成了各种与时代并存的教育观念和理论。中国最早的教育理论家孔子,在其所写的著作《论语》中,对教育就作了较为详尽的论述,如“有教无类”的提出,以及“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论语·季氏》“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论语·宪问》)“予以四教:文、行、忠、信。”(《论语·述而》)“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之,是知也。”(《论语·为政》)“学而不厌,诲人不倦。”(《论语·述而》)“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论语·为政》)[1]等等,对教育目的、教学方法、教育伦理等都有了明确的规定。尽管中国古代教学的基本形式为单一相对私密的“师生相授”(私塾),但教学理论的探讨一直没有停止过。直到西方形成规模的高等教育的近现代,西方教育理论才进入中国,彰显其现代科学特质。我国近代由蔡元培、陶行知等著名教育家开创的现代教育理论,将教育与国家兴亡紧紧联系在一起,并把教育与个人的精神品格联系起来。孙中山先生在著名的《上李鸿章书》中就说过:“人不能生而知,必待学而后知,人不能皆好学,必待教而后学,故作之君,作之师,所以教养也。”蔡元培也说过:“自人文进化,而国家之贫富强弱,与其国民学问深浅为此例。……为国民者,与可不勇猛精进,旁求知识,以造就为国家有用之材乎?”“知识者,人事之基本也。”[2]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教育服务社会,服务国家的精要所在。中国古代到现代的教育大家的诸多论述,是我们当代教育的理论源头,同时,也是科学创新社会管理中老年教育理论的活水之源。

老年大学课堂延伸教学的理论源头就是中国古代以来教育家提出的这种“教育为国”、“教育为民”朴素思想。一般认为,学校教育的目的是指受教育者接受知识学会技能,受教育者学习知识和技能的最终目的,是为社会服务,为国家作贡献,那么,这种服务和贡献的要求达到了吗?考试(测验与评估)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对受教育者学习成绩的评价,但更多的是对教育者能力的评估。所以教育机构在组织课堂教学的设想中,其教学思维不应只停留在课堂上,而应延伸到课堂之外。所谓课堂之外,就是社会。受教育者学习所得的知识,能否被社会所接受,能够真正为强国为民众服务,这才是教育的本义。老年大学因其独特的教育功能,则更加强调其课堂延伸的意义,这是因为老年教育既是老年人终身教育的组成部分,又是老年人精神补偿和知识补充的最好课堂,更是老年人生再创辉煌的亮丽舞台,还是老年人实现人生价值美化生命体验的最后机会,诸多生命存在的人生意义在老年教育阶段得到灿烂的提升,生命价值得到更华丽的展现。

我们同样从国外现当代教育理论家的论述中能够得到教育对于社会实践的指导作用。20世纪60年代末的美国著名教育理论家布鲁姆的理论要点就在于,教学目的就是通过教学使学生发生行为变化的期望。布鲁姆的理论前提都在这种“使学生发生行为变化”的“期望”上,这就从根本上确立了教学的最终目的是学生的社会实践。产生于20世纪80年代的建构主义教学理论,由美国教育家冯·格拉斯菲尔德所创立,他的基本观点是:主体在认识过程中,不是去发现独立于他们头脑之外的知识世界,而是通过先前个人的经验世界,重新组合且建构一个新的认知结构,认识具有建构性。这个论点,笔者认为非常切合老年教育。我们注意到老年人自身有一个社会知识经验积淀的宝库,老年教育就是重新组合这个宝库的知识和经验,使其适应当代老年人进一步融入社会实践的过程。建构主义教学理论的同化原则和顺应原则应该也可以成为老年教育的两大基本原则。同化原则是指个体把外界刺激所提供的信息整合到自己原有认识结构内的过程。顺应原则是指外部环境发生变化,无法同化时,引起的认识结构发生重组和改造的过程。[3]这一理论,为老年教育,特别是老年教育中的课堂延伸理论提供了理论营养。

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已经进入后现代社会,同时世界教育理论研究也受后现代主义影响。后现代主义教育理论中出现了各种新奇而令人振奋的理论构想,如非哲学化教育理论,非中心化教育理论,反基础主义教育理论等。这些理论反叛以往经典的教育理论,面对多元化的后现代文化互渗,强调教育与文化的融合。我们无意后现代主义教育理论对基础教育影响的优劣,但我们认为,这些理论中,不乏有一些理论建构充实和满足了我们课堂延伸的理论要求,特别是后现代主义教育理论中的非理性主义教育理论,主张不强求每个受教育者“全面发展”,也可以培养“片面发展”的人。这种理论对于我们老年教育中的课堂教学和课堂教育延伸理论,可以说是相当精确的理论期望。

(二)老年大学课堂延伸教育理论的形成

现代教育确立课堂教学以来,课堂教学就成为了教育方法的唯一范式。实际上,课堂教学从教育职业化以来,就是教学最常见的形式之一,特别是近现代西方教育模式形成之后,课堂教学被历代教育家所推崇,以至成为学校施教的重要手段。课堂教学作为教学范式,而且对于教育者和知识接受者双方形成了一种崇高的知识殿堂。在某种意义上,课堂已经不仅仅是传受知识的场所,同时也凝聚了“尊师爱教”、“师道尊严”等教育伦理观念。教师的地位是严肃的,知识的传播相授是严谨的,学生的学习是严密的。相对于西方中世纪以前和中国古代“师承相授”的个别教学,近现代西方学校逐步发展而来的课堂教学具有无可争辩的优越性,但其局限性也是很明显的。课堂教育是素质教育的主阵地,传统的课堂教学最大的不足是忽视了学生的课堂主体。在课堂教学中,究竟其主体是教师还是学生?曾引起了广泛的争议。笔者一直主张学生是课堂教学的主体,是教育的目的主体。尽管课堂教学发展到当代,已进行了多种让学生主体互动,提高学生学习主动性,启发提问,观察学生精神状态等方面的努力,但课堂教学受到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教学伦理制约等因素的影响,不能完全达到教育的最终目标,同时,学生的智力差异,经验差异,学习方法差异等个体因素,导致学生在课堂上知识接受过程中的融会贯通确有很大的影响。最重要的不足,在于教师以教材为本,以教定学,由于教学路线是教师教案所划定的,课堂教学的最理想进程是完成教案,而不是节外生枝。每当学生的思路与教案不吻合时,教师会想方设法把学生的注意力拉回来,从而导致整个教学过程变成了以教师教案为主的倾向,严重地打击了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幅射”性思维,这也许是课堂教育中最为现实及最具悲剧性的因素。

课堂教学一旦形成,具有一定的稳定性和思维定势,同时,课堂教学的传统教学模式,还未有达到普遍取代的意义,特别是在以基础知识传承为主体的大中小学普通教育,课堂教学的严肃性还不能以其他方式所取代。然而,在以素质教育为主的老年大学的课堂教学上,传统的教学模式“松动”的格局,引起我们对传统的课堂教学理论的新的建构。老年大学课堂延伸教育理论逐步形成。

1、传统意义上的课堂,是老年素质教育的主要阵地

老年人的素质教育以文化修养、文艺体育知识、新兴科技知识为主。老年大学课堂,几乎全部为这些个人素质为主题的教学充填。老年人在老年大学的学习过程中,了解和增进自己的知识,扩大经济、政治、文化、艺术眼界,对个人修养、学识提高、道德完善、心灵净化有着十分重大的教育作用,对生命意义、自身价值提升和美化生命体验也具有开启性的引导意义。老年大学的课程设置完全不同于一般的普通大学,主要分为几大板块,一是文化艺术知识,包括国学、文学、音乐舞蹈、书画、摄影、外语等;二是体育养生保健知识,涵盖了适合老年人的各项体育运动知识及新兴的养生保健知识;三是各类时政、经济、文化、艺术欣赏类的讲座。从课程设置上看,这些门类的知识都与老年人的素质教育紧密相关。值得注意的是,老年大学的学员全部是进入老年年龄阶段的老人。而城市老年人,大多有过各行各业的工作经验,有些还是各行各业和领导、管理者、白领,甚至包括大学教授、学者及各类专业人才。他们过去在本单位本行业就是出类拔萃的姣姣者,其自身素质修养也相当高。他们重新坐进课堂,其知识诉求呈现艺术化人生的美学倾向。他们因为过去工作忙,无暇打理自身属于个人爱好的艺术诉求,在退休后步入老年大学,其求知欲望十分强烈。对这一类学员而言,老年大学的课堂教学在知识传承方面会有很强的收益性。当我们看到过去的教授出现在合唱舞台上,过去的企业高层管理者出现在太极表演中,过去的行政领导干部的书画作品出现在种类展览中,我们都在内心深处为他们的新的艺术化人生而欣慰。老年教育的课堂本身就是开放的,其文艺、体育等的创作表演,更多地是呈现老年人个体修养素质的提高,是老年人精神世界的充盈,更是老年人心身愉悦的“银发风采”。

老年大学的素质教育,其整体设置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体系的大框架内,其课堂教育设置注重搭建个体自身价值提升的平台。只要是对生命存在有价值的,对美化生命体验有启发意义的文化艺术门类,都应当而且大力推崇。老年人在这个开放的课堂内,身心愉悦地学习、创作,对老年人的精神需求是一个有力的补偿。老年教育的这种非功利性的艺术实践,极大地提升了老年人的文化自觉和审美情趣,是老年终身教育的“第一课堂”,同时,也是我们形成学习型社会的一种有效途径。

2、开辟老年教育的“第二课堂”,使教学实践有效地延伸

教学延伸理论的主体在教育而不是在课堂这个教育载体上。课堂是教育的基本形式,但不是教育的唯一形式。作为教育主体的教学是教育内容的组成部分,只有内容与形式有机地结合,教学才能有效地进行。课堂教学因受到时间和空间的约束,难以展开师生之间的学习互动,同时,由于知识传授过程中的严肃性,教师授课时教学思维单一的排他性,不可能将课堂变成思维辐射型的知识讨论会,这时,“第二课堂”的开辟,为老年教育打开了另一阵地。教学主体(学生)思维在“第二课堂”得到有效的延伸,这对于基础不一、学龄层次差距大、知识结构悬殊的老年学员来说,造就了一个知识互补的机会。“第二课堂”由形式多样的主题知识讲座、学习讨论会,各种艺术门类的排演、笔会、教学成果展示等组成。在这个丰富多彩的“第二课堂”之中,教与学成为了一体。教师和学员通过知识的纽带,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使学习成为了一种超越“师道尊严”知识展示,回归到了以人为本的自由境界。美国教育家卡尔·罗杰斯的以“同化”来影响学习过程,也就是这个意思。同时,“第二课堂”形式的多样化、娱乐化,化解了师生之间的情感鸿沟,使教师与学员之间产生了超越师生的人际情谊。有很多年轻教师因这些“大叔学员”、“大娘学员”的不俗表现而欢欣鼓舞。在此情境之中,得到提升的是知识智慧的闪光,学习兴趣的高涨,学习成果的展示。

美国教育家卡尔·罗杰斯的教育理论告诉我们:要强调学习过程中个体自我实现的心路历程,培养洞察力、创造性、建设性、选择性的学生。学生公开自己的想法促进学生潜能的实现。在教学中,教师不把自己的经验和知识强加给学生,而要以学生为中心,以学生的学习需求和问题形成学习目标。这些理论,对于老年教育意义重大,而他提出的:“重过程,不重结论;重愉悦,不重技能;重潜能,不重形成;重学生,不重教师”教育原则,[4]对老年教育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3、课堂教学延伸的最终目的:融入社会,提升老年人美化生命体验的人生价值

老年教育不仅仅满足于校园内“第二课堂”的教学延伸,其延伸的链条并没有就此折断,而是继续向前,将教学实践最终目的落实在“融入社会”这个大前提上,落实在老年学员个人思想文化素质提高,美化生命体验的生命存在价值上。众所周知,教育的最终目标,是使受教育者获得认知能力、生活能力、应变能力和情感自控能力,而其中诸多能力光靠学校教育是无法完成的,知识和智慧,只能在社会实践中才能真正获得。老年教育不同于普通高等院校的基础教育,其教学目的有别于生存技能的获得,而是更多地关注老年人精神人格的完善和个体素质的提高,因此,在老年大学内,教与学的最终目标定位在社会实践上,也就成为了课堂教学的最后目的。融入社会成为老年大学办学的一大宗旨,同时也成为老年大学学员之所以愿意为之相伴的人生课堂。

这一人生课堂是老年大学课堂教学的有效延伸,这种延伸,说到底就是“课外活动”。老年大学教学课程大多为文艺体育等与文化传承相对应文体课程,而又非生存技能的教育,所以,老年教育更加符合后现代主义教育理论论及的“非理性主义”教育,也就是前文提到的不求受教育者“全面发展”,也可以培养“片面发展”的人的命题。对老年学员而言,你爱好绘画吧,年轻时工作忙,没有时间静下心来学习,现在退休了,有了充裕的时间,你可以在老年大学的国画班、油画班等班级上课,参加各项活动,学期结束时的毕业设计(作品)得到老师和专家的指导,使你初步具有了绘画的创作能力。课堂教学完成了,但你的学习还没有完成,你还可以在“第三课堂”继续学习与创作,继续得到老师专家的指导。你的余生也就可以在这种充满艺术氛围的境界里慢慢度过,你的艺术造旨、艺术眼光、审美情趣都将得到提高。当你的作品出现在各级展览之中,当人们你的作品面前流连忘返之时,你的生命价值将绽放出迷人的光彩。

面向社会的“第三课堂”,把教学与社会有机地连接在一起,老年大学走出了具有决定意义的一步,各地老年大学的教学实践也充分证明,课堂延伸社会实践的教学方法百益无一害。福建老年大学把学制班和专业学会发展成老年大学课堂延伸教学的尝试,是教育实践中十分成功范例。学制班涵括了老年大学的“第一、第二课堂”,而专业学会则成为面向社会的“第三课堂”。专业学会把大批已经结业的老年学员组织起来,以获得的专业基础知识融入社会。这种“深入学习、开展研修、发挥作用”的专业学会,完善了课堂教学延伸理论。[5]

完善自我、融入社会是老年教育最亮丽的闪光点。我们总结回顾老年教育的教学经验,有利于推动整个教育体系的理论研讨,能够使教育最终成为关注知识和智慧,关注人性和精神人格完善的科学园地。这正是老年大学更多的人文色彩、人本色彩、人格色彩所决定了的。

参考文献:

1. 杨伯峻.论语译注.[M]北京:中华书局,1980.

2. 王国维等.跟大师学国学.[M] 北京:中国华侨出版社,2011.

3. 教育科学社.国外著名教学理论介绍之九 —— 建构主义教学理论[EB/OL].2006-2-3[2012-1018]http://jxjy.eduqy.com.cn/cxssc/200602/1356.html.

4. 刘春波 葛培贤.卡尔·罗杰斯教育思想评价,[J]国外职业教育2007(1).

5. 福建老年大学.创办专业学会的探索与成效,[J] 老年教育老年大学200710

作者:

黄克歧,厦门市思明区老年大学理论研究会理事、研究员

学校地址: 厦门市思明区斗西路211号 邮政编码:361003 网站域名 xmlndx.cn 备案号:闽ICP备13018735号
第三方流量统计分析: